公司

<p>税收改革正好成为11月G20布里斯班峰会的议程</p><p>目前的国际税收制度已被打破,并且在全球范围内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能解决这个问题</p><p>在最近发布的关于确保G20未来发展的CEDA报告中,我建议澳大利亚在确保国际税制改革取得实质性和实质性进展方面可以发挥作用</p><p>非常需要确保布里斯班峰会不仅仅是“谈话节日”</p><p>发展中国家是一个在改革或缺乏改革方面显着胜负的群体</p><p>关于G20税收改革议程是避税的具体问题</p><p>基础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促进国际税收透明度和全球信息共享是显着的</p><p>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优先事项是确保发展中国家从G20的税收议程中受益,特别是在信息共享方面</p><p>这一优先事项可能是确保全球真正成功的最重要因素,特别是在这些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的时代</p><p> G20和OECD的工作值得赞扬,但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它是否足以解决非经合组织国家面临的问题</p><p>在功能层面,如果发展中国家要从20国集团的工作中受益,税收改革议程必须对BEPS在低收入国家的影响做出回应</p><p>许多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严重依赖企业所得税</p><p>平均而言,它占其收入的20%,而发达国家为8-10%</p><p>同样的国家也经常受到从事利润转移活动的跨国实体的影响最大</p><p>数据限制意味着很难估计积极的税收筹划的成本,但很少有人会质疑研究表明它每年花费发展中国家数十亿美元</p><p>这些国家依赖外援,缺乏应对贫困或资助医疗保健和教育的资源</p><p>经合组织向G20发展工作组提交的报告概述了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风险和挑战</p><p>正如预期的那样,主要调查结果包括缺乏解决BEPS所需的立法措施,缺乏信息,缺乏执行高度复杂规则的能力以及挑战建议良好的多国实体,以及缺乏有效的立法和能力差距</p><p>发达国家</p><p>经合组织的报告是与发展中国家和各种国际组织协商制作的</p><p>但是,它只是寻求解决当前系统中的缺陷而不是考虑合理的替代方案</p><p>如果发展中国家真正从G20税收改革中受益,则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p><p>首先,发展中国家自己需要摆在桌面上</p><p> G20的成员资格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p><p>但在最近在东京举行的国际税务研讨会上,由澳大利亚财政部主办,我们看到发达国家在企业赞助商的支持下,在很大程度上领先于此</p><p>许多人质疑代表他们的发展中国家和民间社会团体是否能够平等参与</p><p>其次,必须鼓励G20利用经合组织以外的国际机构的工作和国际税务方面的专业知识</p><p>这些机构比解决当前系统中的缺陷更进一步,并研究新的模型来对抗避税</p><p>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在最近关于国际公司税收溢出效应的研究(国家公司政策的跨境影响)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识到这个问题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显着和重要,需要考虑替代方案</p><p>某些形式的最低税收,例如营业额,加强全球税收,以及使用公式在各个司法管辖区内分配税基,都作为可能的替代方案进行了讨论</p><p>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处于独特地位,以确保税收改革议程广泛而真正具有包容性</p><p>发展中国家必须能够直接为讨论作出贡献,而G20的重点必须超越经合组织的优先领域</p><p>如果发展中国家要真正受益于G20税收改革议程,那么应该考虑更大胆,更有效,

作者:水煤